迁国子司业

【唐颜氏家庙碑〈建七月年〉】

  右《颜氏家庙碑》,颜真卿撰并书。真卿父名进贞,仕至薛王友。真卿,其第七子也。述其祖祢群从官爵甚详。

  【唐颜鲁公书残碑一】

  右颜氏残碑,以《家庙碑》考之,是颜允南碑也。《家庙碑》云“允南历殿中、膳部、司封侍郎,司业,金乡男”。此碑云“肃宗入中京,迁司封,寻封海阳市男”,又云“迁国子司业”。此碑云“二子颍、Γ好为五言诗,授校书郎,早卒”。《家庙碑》亦云“好五言,校书”。而此碑又云“与弟允臧,同临时间台省”,则为允南可见不疑。惟书颍事,《家庙碑》云“巡抚蒋冽赏其判”,此碑云“为崔器所赏”,小不一致尔。治平元年辰月日书。

  【唐颜鲁公书残碑二】

  余谓颜公书如忠臣烈士、道德君子,其端严尊重,人初见而畏之,然愈久而愈可爱也。其见宝于世者不必多,然虽多而不厌也,故虽其残缺不忍弃之。

  【唐揭阳石记】

  右《威海石记》,文字残缺,其存者仅可识读,考其所记,不可详也。惟其笔画奇伟,非颜鲁公无法书也。公忠义之节,明若日月,而坚若金石,自能够光后世,传无穷,不待其书然后不朽。然公所至必有神迹,故今到处有之。唐人笔迹见于今者,惟公为最多。视其巨书深远,或托于山崖,其计划未尝不为无穷计也,盖亦风趣好所乐尔。其在上饶所书为世所传者,惟《干禄字》、《放生池碑》尚多见于人家,而《干禄字书》乃杨汉公摹本,其真本以讹缺遂不复传,独余《集录》有之。惟好古之士,知前人用意之深,则其堙沉摩灭之余,尤为可惜者也。治平元年7月17日书。

  【唐颜鲁公帖】

  右《蔡明(Cai Ming)远帖》,《三春帖》附,皆颜鲁公画。鲁公后帖流俗多传,谓之《晚春帖》。其印文曰“忠孝之家”者,钱文僖公自号也;“希圣”,钱公字也。又曰“化鹤之系”者,丁崖相印也。“润州观测使”者,钱惟济也。

  【唐颜鲁公二十二字帖】

  斯人忠义出于性情,故其墨宝刚劲独立,不袭前迹,挺然奇伟,有似其为人。

  【唐颜鲁公法帖〈虞世南帖附〉】

  右颜真卿书二帖,并虞世南一帖,合为一卷。颜帖为刑部大将军时乞米于李大夫,云“拙于惹祸,举家食粥来已数月,今又罄乏,实用忧煎”,盖其贫如此。此本墨迹在予亡友王子野家。子野出于相家,而身无分文甚于寒士,尝摹帖刻石以遗朋友故人,云:“鲁公为节度使,其贫如此,吾徒安得不思守约?”世南书七十八字,尤可爱,在智永《千字文》后,今附于此。

  【唐元次山铭】

  右《元次山铭》,颜真卿撰并书。唐自太宗致治之盛,大致三代之隆,而惟文章独不能够革五代之弊。既久而后,韩、柳之徒出,盖风俗难变,而作品变体又难也。次山当开元、天宝时,独作古文,其笔力雄健,意气超拔,不减韩之徒也。可谓特立之士哉!

  【唐张中丞传】

  右《张中丞传》,李翰撰。呜呼!张巡、许远之事壮矣,秉笔之士皆喜为之称述也。然以翰所记,考《唐书》列传及韩退之所书,皆互有得失,而列传最为疏略。虽云史家当记大节,然其尺寸数百战,屡败贼兵,其预谋材力亦有超过能够示后者,史家皆灭而不著,甚可惜也。翰之所书,诚为太繁,然广记备言,所以备史官之采也。

  【唐甘棠馆题名〈贞元间〉】

  右《甘棠馆题名》。自唐懿祖贞元以来,止于会昌,文字多已摩灭,惟高元裕、韦夏卿所书还是能够读。甚矣,人之好名也!其功绩之盛,固已书竹帛、刻金石,以垂不朽矣。至于登高远望,行旅往来,慨然寓兴于时期,亦必勒其姓名,留于山石,非徒徘徊俯仰,以自悲其遇到,亦欲来者想见其石青。夏卿所记,留连感怆,意不浅也。如高、韦二子,皆当时闻名士也,史传载之详矣。昔杜预沉碑叶尔羌河,谓万世之后,谷或为陵,庶几复出,以见于世,其为虑深矣。然预之功业不待碑而自传,其区区于此者,好名之弊也。故士或勤一生以自苦,或饿死空山之中,甚者蹈水火、赴刀锯,以就后世之名,为庄生所笑者有矣。故余于《集古》,每得前世题名,未尝不录者,闵老婆之甚好名也。治平元年阴转层积雨云前二十31日书。

  【唐汾阳王庙碑〈贞元二年〉】

  右《郭子仪庙碑》,高级参照他事他说加以考察文。其叙子仪功业不甚详,而载破墨姓处木、讨沙陀处密事,则《唐书》列传无之。盖子仪微时所历,其后遂立大勋,宜乎史略不书也。然《唐书》有处密、处月、朱耶、孤注等,皆是西突厥薛延陀别部名号。余于《五代史》为李克用求沙陀体系,卒不见其剧情,而参谓“处密”为“沙陀”,不知其何所据也。按陈取蹲右羌掖》亦云讨沙陀处墨十二姓,与参所书颇同。《唐书》转“蜜”为“密”,当以碑为正。治平乙未十八月十十二日,以吞食家居书。

  【唐贺兰内人墓志〈贞元三年〉】

  右《贺兰爱妻墓志》,唐陆贽撰,或云贽书也。题曰《秘书监陆公内人墓志铭》,而贽自称侄曾孙。此石在桂林。

  【唐辨正禅师塔院记〈贞元中〉】

  右《辨正禅师塔院记》,徐岘书。诚能行笔,而少意思也。往时石曼卿屡称岘书,曼卿多得颜、柳笔法,其书与岘不类而远过之,不知为啥喜岘书也。余当曼卿在时,犹未见岘书,但闻其所称。曼卿殁已久,始得此书,遂录之尔。

  【唐韩文公盘谷诗序〈贞元中〉】

  右《送李愿归盘谷序》,韩文公撰。盘谷在孟州济源县,正元中,士大夫刻石于其侧。令姓崔,其名浃,今已摩灭。其后书云“昌黎韩吏部,著名士也”。当时退之官尚未显,其道未为当世所宗师,故但云“著名士”也。然当时送愿者不为少,而独刻此序,盖其小说已重于时也。以余家集这几个高校之,或小分化,疑刻石误。集本世已大行,刻石乃当时物,存之感觉佳玩尔,其小失不足较也。治平元年桐月日书。

  【唐郭忠武公将佐略〈贞元十二年〉】

  右《忠武公将佐略》,陈茸。忠武公者,郭子仪也。戎所书,亦为盛矣,犹言得其六七。盖其官至宰相者四人,为上大夫者二二十一人,大将军丞郎、京尹者11位,廉察使者三个人。据人得而书者,实陆拾伍位,而显名于世者盖五二十人。虽乔琳、周智光、李怀光、仆固怀恩等陷入祸败,然杜鸿渐、黄裳、积施利弼、光进之徒,伟然名见于当时而垂称于后世者,亦不为少,岂惟得失十一分而已哉!虽汾阳业绩,士多喜附以成名,然其亦自有以得之也。其忠信之厚,固出其性情,至于处富贵、保功名,古代人之所难者,谋谟之际,宜亦得其助也。治平甲申秋社前十十九日书。

  【唐济渎庙祭器铭〈贞元十三年〉】

  右《济渎庙祭器铭》,张洗撰。碑云“置斋郎五人”,唐自高宗今后,官不胜其滥矣。洗之所记,乃开元时事,州县祠庙置斋郎多少人,可见其滥官之弊。然史家无法详载,惟于碑刻偶见其一二尔。治平丁亥大寒后二十四日,中书东阁雨中书。

  【唐女娲庙诗〈贞元十八年〉】

  右《大地之母庙诗》,李吉甫、丘玄素、李贻孙、敬骞等作。余贬夷陵令时,尝泛舟黄牛峡,至其祠下,又饮蛤蟆碚水,览其社稷,倬穷僻,独恨不得见巫山之挺秀。每读数子之诗,爱其辞翰,遂录之。嘉贪四晔1月十14日。

  【唐马啬怪久一〈贞元十六年〉】

  右《马啬怪久》,唐欧阳詹撰并书。其文辞不工而字法不俗,故录之。刂事迹,亦无足纪也。

  【唐马啬怪久二】

  詹之文为韩退之所称,遂传于世。然其不幸早死,故其传者十分少。刻石之文,独有此与《内罗毕佛记》耳,尤缺憾也。

  【唐阳武复县记〈贞元十六年〉】

  唐衢文世罕传者,余家《集录》千卷,唐贤之文十居七八,而衢文只获此尔。然其气格不俗,亦足佳也。

  【唐石洪钟山林下集序〈贞元二十年〉】

  右《钟山林下集序》者,石洪为浮图总悟作也。石洪为山民而名重当时者,以常为韩退之陈赞也。唐世号处士者为十分的多矣,洪终始无他可称于人者,而现今其名独在人眼界,由罗马尼亚语盛行于世也。而洪之所为,与韩道差别而势不相容也。然韩常叹籍、辈叛己而不绝之也,岂诸子驳杂,不可能入于圣贤之域,而韩非区区诲诱,思援而出于所溺欤?此孔、孟之用心也。治平元年七月十六日书。是日,上以霖雨不唯有,分命群臣祈祷。余祈于太社,既归而雨遂止,某谨记。

  【唐房里正遗爱碑阴记〈元和七年〉】

  石洪文字罕见于前者,故特录之。

  【唐韩退之题名〈元和四年〉】

  右韩退之题名二,皆在临安。其一在龙虎山天封宫石柱上刻之,〔记龙潭遇雷事。〕天圣中,余为西京留守推官,与梅圣俞游大茂山,入天封宫,裴回柱下而去。遂登山顶,至武则天封禅处,有石记,戒人游龙潭者,毋妄语笑以黩神龙,龙怒则有雷恐。因念退之记遇雷,意其有所试也。其一在福先寺塔下,当时所见墨迹,不知其后哪个人摹刻于石也。治平元年二月10日书。

  【唐田弘正家庙碑〈元和三年〉】

  右《田弘正家庙碑》,韩昌黎撰。余家所藏书万卷,惟《昌黎集》是余为贡士时有所,最为旧物。自天圣以来,古学渐盛,学者多读日文,而患集本讹舛。惟余家本屡更改良,时人共传,号为善本。及后集录古文,得法文之刻石者如《罗池神》、《黄帝陵庙碑》之类,以校集本,舛缪犹多,若《田弘正碑》则又尤甚。盖由诸本不一致,往往妄加改易。以碑校集印本,与刻石多同,当感到正。乃知文字之传,久而转失其真者多矣。则校雠之际,决于取舍,不可不慎也。印本云“衔训事嗣,朝夕不怠”,往时用他本改云“衔训嗣事”。今碑文云“衔训事嗣”,与印本同,知其妄改也。印本云“以降命书”,用他本改为“降以命书”。今碑文云“以降命书”,与印本同,知为妄改也。印本云“奉笔者天明”,用她本改云“奉笔者王明”。今碑文云“奉笔者天明”,与印本同,知为妄改也。此类甚多,略举三事,要知改字当慎也。治平元年11月二十八日书。

  【唐韩吏部南水神庙碑〈元和十五年〉】

  右《渤水神庙碑》,韩昌黎撰,陈谏书。以余家旧藏集那一个大学之皆同,惟集本云“蜿蜿蜒蜒”,而碑为“蜿蜿蛇蛇”,小异,当以碑为正。今世所行《昌黎集》类多讹舛,惟《南海碑》不舛者,以此刻石人家多有故也。其妄意改易者颇多,亦赖刻石为正也。治平元年4月16日书。

  【唐韩吏部罗池庙碑〈长庆中〉】

  右《罗池庙碑》,唐郎中吏部太师韩吏部撰,中书舍人、史馆修撰沈传师书。碑后题云“长庆元年十十月建”。按《穆宗实录》,长庆二年五月,传师自太史兵部教头、翰林博士,罢为中书舍人、史馆修撰。其3月,愈自兵部军机章京迁吏部。碑言柳侯死后八年庙成,后年愈为柳人书罗池事。子厚以元和十八年卒,至愈作碑时,当是长庆六年。考二君官与此碑亦同,但不应在元年青女月,盖后人传模者误刻之尔。当代传《韩吏部集》载此碑文多同,惟集本以“步有新船”为“涉”,“荔子丹兮蕉黄”,“蕉”下加“子”,当以碑为是。而碑云“春与猿吟而秋鹤与飞”,则疑碑之误也。嘉贪四炅月七日书。

  【唐韩昌黎黄帝陵庙碑〈长庆元年〉】

  右《黄帝陵庙碑》,韩昌黎撰,沈传师书。《昌黎集》今大行于世,而患本不真。余家所藏,最号善本,世多取以为正,然时时得刻石校之,犹不胜其舛缪,是知刻石之文可贵也,不独为玩好而已。《黄帝陵碑》以家这个学校之,差别者二十余事,如家本言“降小君为老婆”,而碑云“降小水”之类,皆当以碑为正也。嘉贪四晔月十二十三日书。

  【唐胡良公碑〈长庆五年〉】

  右《唐胡良公碑》,韩吏部撰。良公者名向,韩之门人张籍妻父也。今以碑校余家所藏《昌黎集》本,号为最精者,文字犹多不一样,皆当以碑为正,兹不复纪。碑云“向子逞、、巡、遇、述、迁、造”,而集本无“巡”,他流俗所传本有云“遇”或为“巡”者,皆非,当以碑为正。治平元年三月晦日书。

  【唐韩文公与颠师书】

  右韩愈《与颠师书》,世所罕传,余以集录古文,其求之既勤且博,盖久而后获。其以《易·系辞》为《大传》,谓“著山林与著城堡一点差异也未有”等语,宜为退之之言。其后书“吏部侍中、衡阳巡抚”,则非也。盖退之自刑部军机章京贬大庆,后移袁州,召为国子祭酒,迁兵部御史,久之始迁吏部,而流俗相传,但知为韩昌黎尔。颠师遗记虽云长庆中立,盖并韩书皆国初重刻,故缪为附益尔。治平元年10月十二日书。

  【唐高闲草书】

  高闲小篆,审如此,则韩非之言为实录矣。庐陵欧文忠。

  【唐卢顼祷聪明山记〈元和两年〉】

  右《祷聪明山记》,卢顼撰,乃卢从史祷山神之记也。阅从史官属题名,见孔戡与乌重胤俱列于后,而感韩退之记戡事云“戡屡谏从史,不听,卒为重胤所缚”,掩卷叹息者久之。呜呼!祸福成败之理甚明,而先事来讲则少有从,事至来说则不比矣。自古败乱之国,未始比不上此也。

  【唐侯喜复黄陂记〈元和七年〉】

  右《复黄陂记》,唐侯喜撰。黄陂在汝州,汝州有三十九陂,黄陂最大,溉田千顷,始作于隋。记云“至贞元辛亥,太守卢虔始复之”。戊戌,贞元八年也,碑元和三年建。喜之文辞尝为韩退之所称,而世罕传者,余之所得,此碑而已。

  【唐柳柳州般舟和尚碑〈元和七年〉】

  右《般舟和尚碑》,柳柳州撰并书。子厚所书碑世颇多有,书既非工,而字画多差异,疑喜子厚者窃借其名感觉重。子厚与退之,都以作品著名一时,而后世称为韩、柳者,盖流俗之相传也,其为道分歧犹夷、夏也。然退之于小说每极称子厚者,岂以其名并显于世,不欲有所贬毁,以避争名之嫌,而其为道不相同,虽不言,顾后世当自知欤?不然,退之以力排释老为己任,于子厚不得无言也。治平元年五月二八日书。

  【唐虞城李令去思颂〈元和三年〉】

  右《虞城李令去思颂》,李供奉撰文,王兆。唐世以书自名者多,而陶文之学不数家,自阳冰独擅,后无继者,其前唯有《碧落碑》,而不见名氏。眨开元、天宝时人,在阳冰前而相去不远,然当时不甚著名。虽字画不为工,而失常未有及者,所书篆字唯有此尔,世亦罕传。余以《集录》求之勤且博,廑得此尔。当代以宋体名人,如邵不疑、杨南仲、章友直,问之,皆云未尝见也。治平元年4月17日书。

  【三藏法师灵澈诗〈元和五年〉】

  右灵澈诗,云“相逢尽道休官去,林下何曾见壹个人”,世俗相传,认为俚谚。庆历中,天章阁待制许元为江淮发运使,因修江岸得斯石于池淮南水中,始知为灵澈诗也。澈以诗称于唐,故其与相唱和者,皆当时有名之士。包知府者,佶也;王进泽德里者,浩也,代宗时为岭南经略使。

  【唐南岳弥陀和尚碑〈元和八年〉】

  右《南岳弥陀和尚碑》,柳柳州撰并书。自唐以来,言小说者惟韩、柳,柳岂韩之徒哉?真韩门之罪人也。盖世俗不知其所学之非,第以当时辈传言之尔。今余又多录其文,惧益后人之惑也,故书以见余意。

  【唐阳公旧隐碣〈元和中〉】

  右《阳公旧隐碣》,胡证撰,黎胃书,李灵省篆额。唐世篆法,自李阳冰后,寂然未有显于当世而能自名人者。灵省所书《阳公碣》,笔画甚可佳,既不显闻于时,亦不见于她处。以余家所藏之博,而见于录者惟此,虽未为绝笔,亦缺憾哉!呜呼,士有负其能而不为人所知者,可胜道哉!

  【唐于吧竦辣〈元和中〉】

  右《于吧竦辣》,卢景亮撰。其文辞虽不甚雅,而书事能不没实际。爸为人,如其所书,盖笃于信道者也。碑云“司马子长儒之外五家,班固儒之外八流”,其语虽拙,盖言其学不散乱也。不过非徒贬去释老而已,自儒术之外,余皆不学尔。碑又云“其弟可封好释氏,懊糠侵”。埃于ν父也。然可封之后十分小显,而爸后甚盛,以此见释氏之教信向者未必获福,毁贬者未必有祸也。碑言“绑朴谛悌,守节安贫,不可动以势利”,其所履如此,足以兴其后世矣。治平元年十四月十八日书。

  【唐昭懿公主碑〈元和中〉】

  右《昭懿公主碑》,孟简撰,皇甫墒椤9主,代宗女也,号升平公主,嫁郭氏。公主之号,自汉以来始有,谓太岁之女礼不自己作主婚,以公主之,因感觉名尔。后世号某国公主者,虽实不以国公为主,而名犹不失其义。唐世始别择佳名以给予,如升平之类是也,已失其本义矣。今此碑乃云“讳升平公主”,“字升平公主”,斯莫可晓也已。治平元年十月二十二十三日书。

  【唐王金良进碑〈元和中〉】

  右《孙捷进碑》,杨炎撰,韩秀实书。唐有两周大地进,其一光颜之兄,其一光弼之弟也。此碑乃光弼弟也。唐史书此三人事多误,《新书》各为传以附颜、弼,遂得其正。治平元年春分日书。

本文由w88zhancom-优德w88app官方登录发布于w88zhan.com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迁国子司业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