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篡可用亨

易因下精髓之二

兑下艮上

损:有孚,元吉,无咎,可贞,利有攸往。曷之用,二篡可用亨。

《彖》曰:损,损下益上,其道上行。损而有孚,元吉,无咎,可贞,利有攸往。曷之用?二篡可用亨。二篡应有的时候,损刚益柔有的时候;利润或赔本盈虚,与世推移。

《象》曰:山下有泽,损;君子以惩忿窒欲。

初九:已事遗往。无咎,酌损之。

《象》曰:已事遗往,尚合志也。

九二:利贞,征凶,弗利润或亏蚀之。

《象》曰:九二利贞J 中认为志也。

六三:多人行,则损壹个人;一个人行,则得其友。

《象》曰:一个中国人民银行,三则疑也。

六四:损其疾,使遗有喜,无咎。

《象》曰:损其疾,亦可爱也。

六五:或益之,十朋之龟弗克违,元吉。

《象》曰:六五元吉,自上佑也。上九:弗财务成果之,无咎,贞吉,利有攸往,得臣元家。

《象》曰:弗财务成果之,大得志也。

山泽损

损、益,一时常事也。今卦独先言损而后言益者,以见凡有所损皆为低价。苟非大有所益,则曷为而遽损乎?唯损而有孚、元吉、无咎、可贞、利有攸往。如若其大有益焉,故损耳。不然曷用损为?故曰:曷之用,其旨着矣。是故非益柔则损刚不成矣,、非有益於用亨则损二篡不成矣。是故损刚者以益柔,故柔不益刚,不能遽损也。损二篡者,以时可用亨。故苟不用亨,篡其得以遽损邪?但是时所当益,虽天地受人保护的人亦必需损焉,以成吾之益。唯至于益,然后专言益而不言损耳。是故益之《彖》不言损,爻不言损,《彖傅》、爻、《傅》皆不言损,而於损卦独言之,可以见到损必有益。而既益则又实未尝损矣。是故益独不言损也。唯损卦初言酌损,四言损疾,二爻、上爻皆言弗利润或亏折之,三则实损刚以益上九之柔,然三复得友,虽损亦弗损,而反平价。虽损之而反有孚、元吉、无咎、可贞、利有攸往,则虽日损可也,日弗损亦可也,日损之而便利亦可也。是能够知损之道矣。故以损卦先焉。今观乾之嘉月,大器晚成旦损以益坤,夫坤爻益上九则为艮,乾爻损孟月则为兑,六四居艮止之下,新与兑说为邻,其疾兑明甚。所喜者,六四已事,初九素有合志之孚,使初能遗往以尚吾之合志,则四疾自损矣。盖四本以失同心,故而生疾,故今复以见同心,故而疾损。是故初无咎,四亦无咎。但是初之所当酌者,只有遗往而已,无所损也。若六五风度翩翩旦益上述九之阳,如或益之以十朋之龟,弗克违而莫知其所自来,其为元吉。上佑又何待同志之二遗往以益之邪?二若遗往,正是征凶。故曰:九二利贞,中认为志也。言同志之孚自在其间。但有利贞自不待损,不过有损者,其六三乎?是故始春损其一而后六三为一个人之行,则六三似有损而疑於元友。然上卦获一阳,反为六三之正应,则六三虽疑有损,又实为安坐而得友者,是亦未尝损也。由此观之,初弗损也,二弗损也,三虽有损而实亦弗损也。上九风流倜傥爻虽日收益之大,然亦是以弗财务成果之。其日无咎、贞吉、利有攸往、得臣元家,皆上九得益,大得志之事与。卦辞、《彖传》正同然。三复得友,则又何尝损邪?三者,一当中国人民银行。故又曰得臣元家也,或生活何以言。初九是六四已事之人,日方泰交之始,坤之六四其翩翩然协比者,虽九三之邻而基本之不戒,以孚实其正应之,初九则初为六四已事之人甚明。今乾之九三忽损以益上,九而兑之,生龙活虎阴来居之,六四既失其所,协比与其所翩翩矣。元妄之疾,非以是邪?所可喜者,初九不忘记合志之尚,遗可是往以慰其心,四也。生机勃勃旦复见其所已事之人,则其疾自损而使遗往者有喜,又其宜矣。故损之初九,实为六四已事之人,而益之初九实非向者,不敢厚事之下。

方时化曰:损下益上,其道上行。谓下卦一阳今已上行,则是道行於上,损而有孚者也。岂不元吉、无咎、可贞而利有攸往邪?是故《传》仍其辞,正以见损之有益耳。

附录

陆伯载曰:享尚备物,二篡之用,唯损时为然,不可以为常也。刚柔者,天下之大分。损刚益柔,亦一时而然耳。利润或蚀本盈虚,与世推移,天地之化,过则损不足,则益亏则盈!实则虚天地何心,唯与时而偕也。

诸子相曰:享礼陈绩八篡为盛,四篡为中,二篡为薄。

熊南沙曰:损之成卦在三,上二爻二篡兑二阳。

蔡清曰:两贝为朋。古者以贝为货,朋直二百意气风发十四。

王畿曰:惩忿如摧山,窒欲如塞窦。

震下巽上

益:利有攸往,利涉大川。

《彖》曰:益,损上益下,民说无疆,自上下下,其道大光。利有攸往,中正有庆。利涉大川,木道乃行。益动而巽,日进无疆。天施地生,其益元方。凡益之道,与时相偶。

《象》曰:风雷,益;君子以见善则迁,有过则改。

初九:利用为墨宝,元吉,无咎。

《象》曰:元吉,无咎,下不厚事也。

六二:或益之,十朋之龟弗克违,永贞,吉。王用亨于帝,吉。

《象》曰:或益之,自外来也。

六三:益之用凶事,无咎。有孚中央银行,告公用圭。

《象》曰:益用凶事,固有之也。

六四:中行,告公从,利用为依迁国。

《象》曰:告公从,以益志也。

九五:有孚惠心,勿问元吉。有孚惠我德。

《象》曰:有孚惠心,勿问之矣。惠小编德,大得志也。

上九:莫益之,或击之,立心勿恒,凶。

《象》曰:莫益之,偏辞也。或击之,自外来也。

风雷益

损九四之一阳以益下卦之初九,是益下也。凡益下皆人主之事。唯九五之惠心实能孚,是故有永贞之吉。则实受其宝而莫知益之所一直,有享帝之吉,则并受其福而与五同克享乎天心,是二之收益然也。然直二哉。三亦孚信五之能益下也。二居中,三亦与焉。得同称中央银行矣。二与享帝,三亦与焉,得以告公用圭矣。夫九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器晚成益下而下皆信之,而实受其益。如此有孚,惠心不居,然可新浪?况此初九者,正利用大作之人而雷动风行之日也。阳德如是,振撼如是。今之下卦岂复昔者坤厚,从事不敢自成之下邪?其为元吉,无咎何疑?然下卦三阴忽得一阳来居二,初自有或益之十朋之龟之象。唯二以得阳为十朋,故三以失阳为凶事。盖三、四相对来说,六三之得九四旧矣。今虽益之以初九之吉,而难免失之以九四之凶。非益之用凶事乎?然三虽于外卦有损,而终是于内卦有益。震与同体。阳来居初,则阳九终是六三固有之物。故曰意气风发.益用凶事,固有之也。以言其未有损不为凶也,乃六四亦得称中央银行者。盖五居中以益下,四亦以益下为志而与中为行,於是公从其告,而得来依初九所迁之国以居。故曰:利用为依,迁国也。然而六四虽日阴柔,亦实以益志见从五之益下,真所谓有孚惠心者矣。夫初为益下之阳犹然元吉,死五独能损上以益之,则其元吉又何必问?可是实受其益者,其有孚惠作者德宜哉。益下之志至此真大得#1矣。彼上九者,元惠心之孚而欲望惠德之应,是以勿但之心求有孚之感,其辞不亦偏乎?故曰:莫之与则伤之者至矣。不是惠德正是或#2击。影响之报,昭然莫逃。君人者,其尚思惠心以益下为志哉。损上益下,民说无疆,指六二、六三两爻言也。以二言,或益之十朋之龟,三育益之用凶事。故自上下下,其道大光,则单指初九意气风发爻元吉、无咎言矣。利有攸往两句又是兼指初九、六四两爻。盖初利用为大,作四利用为依。迁国是以九五益下之志,至此乃大得。故曰:中正有庆也。利涉大川两句则又是单指六四黄金时代爻为成巽之主。《象》所谓告公从以益志是也。故曰:木道乃行。至言益动而巽,天施地生,则通指少年老成卦,明凡益之道,无不与时相偶者。

汪本何曰:三与二并受上之益,而得告公用圭,故三亦称中央银行,言与二里面为行也。四与五并以益下为志,而得告公从迁,故四亦称中央银行,言与五内部为行也。不过下之实受其益者,初九大作之力,而孰知上之所赐,不唯其物,唯其人上之同能益下者。六四迁国之功,而孰知上之惠心不唯其人,唯其志。唯其志大,是以人民代表大会。唯其有老人家,是以大得志。君子能够知益之所在矣。

附录

程正叔曰:告公而获从者,告之以益下之志也。志苟在于益下,上必信而从之。

- - - -大器晚成意气风发生龙活虎乾下兑上

夬:扬于王庭,孚号,有厉,告自邑,不利即戎,利有攸往。

《彖》曰:夬,决也,刚决柔也。健而说,庾而和,扬于王庭,柔乘五刚也。孚号有厉,其危乃光也。告自邑,不利即戎,所尚乃穷也。利有攸往,刚长乃终也。

《象》曰:泽上于天,夬。君子以施禄及下,居德则忌。

初九:壮于前趾,往不胜为咎。

《象》曰:不胜而往,咎也。

九二:惕号,莫夜有戎,勿恤。

《象》曰:有戎勿恤,得中道也。

九三:壮于顺,有凶。君子央央,独行遇雨,若濡有愠,无咎。

《象》曰:君子夫央,终无咎也。

九四:臀元肤,其行次且。牵羊悔亡,闻言不相信。

《象》曰:其行次且,位不当也。

闻言不信,聪不明也。

九五:苋陆央央,中央银行无咎。

《象》曰:中央银行无咎,中未光也。

本文由w88zhancom-优德w88app官方登录发布于w88zhan.com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二篡可用亨

TAG标签: 元吉 损益 中行 故曰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